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棉花糖 >

我爱你,爱了许多许多年

时间:2021-10-06来源:非我徒也网

  聂央央第一次见到左坚时是12岁。8月的黄昏,窗外栀子花的香味时远时近。夕阳斜照,16岁的左坚目光如冰,冷冷地注视着聂央央。他们身后,两个憔悴的女人对峙着。
  
  央央冲到她们中间,目光如同小兽般凶猛:“你是个坏女人,你自己没有丈夫就来抢我的爸爸。”后半句话猝然而止——左坚已经横在了母亲身前,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央央往后踉跄几步,抓住他手腕,倾尽全身之力咬下去,自己被左坚挣开的力道甩到桌角。
  
  场面终于停顿,央央被母亲搂回怀里,她听见对面女人瑟缩的呜咽声:“对不起。”左坚在他母亲旁边,目光比冰还冷。许多年后,这一幕在央央的记忆里仍鲜活如昔。那天过后,央央总会再想到那个黄昏,花香里女人呜咽的声音和那个冷漠少年。
  
  初二的暑假,央央回学校出迎新板报,结束时正是中午,她撑把碎花伞回家,热浪一阵阵扑过来。突然就听见白行车声,几个男生挡在路中,“左,就是这个女生吗?”有人开口,伪装老练的声音。
  
  聂央央把伞合上:“就是我。”
  
  她径直走向左坚,声音清脆:“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左坚。”他的眉头缓缓皱起来。“你马上要高三,你的妈妈只有你。”语毕,她坦然走开。身后,左坚手握成拳。
  
  7月骊歌悠扬,两场大考很快过去。路边栀子花香弥漫,央央在巷口看见一个挺拔的影子,是左坚。
  
  “到北方来找我。”看见她,左坚目光阴睛不定,“三年后,我等你。”
  
  她微拧着头,目光里一丝疑惑。蓦地,左坚冰冷的嘴唇映在她额头的伤疤上,她听他在耳畔呼吸:“聂央央,我会等你。”
  
  三年,央央在心里念。水洗一般的青春。
  
  北方的癫痫病得药要吃多久9月已经有肃杀的秋天气味,聂央央报到那天,穿深蓝衣裳,清白脸蛋,接待的师兄一脸惊艳。“你认识左坚吗?”她问。
  
  真见到已是一周以后,左坚拿着足球,突然就看见了眼前的央央。个子已超过他下巴,细细的头发落在肩上。左坚动一动嘴角,身边的舍友钟朗却微微结舌:“左坚,这是谁?”
  
  左坚沉默不语,央央颔首微笑。
  
  校园生活简单明快,央央轻易得到上佳人缘,每天奔走忙碌,有几个男生或明或暗地表示好感。其间和左坚并不常见,他已是大四,寻工作是头等大事。而三年前那个泛着微香的黄昏在他记忆里仿佛已经消失不见,面对央央时也只是平淡神色。
  
  央央终于答应那个一直对自己有好感的大三男生出游,眉目模糊,甲乙丙丁都没有区别。看了几场电影吃了几顿饭,脸上始终是冷冷笑容。
  
  某个晚上看电影回来,走到校园附近,央央突然觉得被人推搡一把,转眼之间有粗哑声音近在咫尺:“把值钱东西交过来。”还不及反应,旁边男生已迅速掏出自己身上物件,见央央不动,竞伸手来拿。
  
  “给他啊,聂央央。”男生着急。黑影渐渐逼近,下一秒,打横又冲出一个黑影。央央闻到隐隐的血腥气,黑影跑开,路灯下的后来人回过脸来,竟是左坚。
  
  同央央一起的男生吓得无声无息,左坚受伤流血,仍不忘冷笑:“聂央央,这就是你男朋友?”
  
  “你一直不肯放手,包里究竟有什么宝贝?”
  
  “我的日记本。”写满左坚的日记本。
  
  央央毕业的时候左坚已经是个沉稳的建筑师,对于央央要留在这个城市的决定,他只简单点头。是钟朗帮她张罗前后。一个月后,左坚给她自己家钥匙,看她脸上的笑容缓缓绽放出丙戊酸钠片能间断吗来。
  
  爱一个人自然卑微,万事万物都化为尘土。
  
  她从花棚买回来十几株小小的栀子花栽在他阳台上,有风拂过,仿佛已有暗香浮动。给花浇水时他走到她身边,俯身看一排花苗。
  
  “这是什么?”
  
  “栀子花。”央央欢喜地答,全没注意到他脸上表情,“你还记得那个黄昏吗?”
  
  左坚的手指倏然僵硬,抓起一株花苗破土拔出,面色阴沉:“聂央央,我讨厌这样的把戏。”泥土从指间落下,他转身离开。
  
  钟朗接到电话赶到时,聂央央正在喝第四杯酒。钟朗握住她手,酒杯停在空中:“央央,一个你看不清的人,不要去爱。”
  
  “他告诉我,16岁的黄昏是他永远的屈辱,你们碾碎了他们的自尊。他的母亲失去了一切,他要骄傲的你难过。”
  
  “央央,一切只是程序。那个告别、大学的重逢,甚至左坚为你受的伤。他要你爱上他,渐渐没有自己。央央,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
  
  央央睁大着眼睛看着钟朗,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接着起身往外,身子佝偻下去。
  
  左坚端正地坐在厅堂里,似乎料定她会回来。
  
  “钟朗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牢牢盯住他。
  
  左坚抬抬眼睛,冷静地一个笑:“钟朗总是沉不住气。”
  
  央央缓缓挺直了脊背,目光灼灼:“左坚,你就不觉得委屈自己吗?”
  
  她把他家的钥匙利落地卸下,转身离开。夜凉如水,栀子花的香气分外惊心。
  
  左坚从未忘记第一次见到央央的情景,瘦削的小女孩、小兽般的眼神、被推操刹那仍不忘狠狠在他手腕上留下那个疤。高怎样控制后天癫痫二那年操场上狭路相逢,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惊慌,嘴边始终是淡淡笑容。他看她眉目展开,身量拔高;看她青涩的面容变得温柔;看她在医务室面青唇白地落泪;看她帮他在冷冷的阳台种满花。
  
  可到今日,可能已没有人相信那个事实,左坚爱央央。
  
  他带一束雏菊去医院看母亲。母亲沉默地端详着他,缓缓开口:“为什么不带央央来?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不,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
  
  母亲的脸色渐渐灰暗:“我希望能见她一次。你知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想再看看那个像栀子花的女孩。”
  
  燥热的病房,央央穿一件绛红衣裳,映着病床上早没了当年影子的枯木缟灰般的妇人。
  
  “你长大了。”病榻上的人叹息,“我就知道左坚会带你来。”
  
  央央静静站着,注视她:“可你为什么想要见我?”
  
  冬天的下午清净而漫长,央央昕着她喑哑的声音。
  
  “我的负担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对一切念念不忘,开解不了自己。可是央央,他爱你。”妇人闭上眼睛,“我离开后,央央,你能不能回到他的身边?”
  
  聂央央看着她苍白的面孔和殷切的目光,夺门而出。左坚在门外像石像般挺立。
  
  他给予她12岁的伤疤、15岁的吻、18岁的寂寞和22岁的彻底灰心。而他的母亲说,他爱她。
  
  央央只觉得力气耗尽。
  
  两个月后,左坚母亲去世。
  
  从一个人的生活淡出,从来都不是困难的事。这么大的城市和挤促的人群,只要不想见就一定可以。
  
  直到突然接到钟朗电话,一贯平和的人居然用急切声音在那头说:“央治小儿抽搐的药物央,你在哪里?左坚在医院里,和他母亲一样的病。”
  
  她听见心脏四分五裂的声音。钟朗的声音在耳边盘旋:左坚两年前就知道一切。他故意那样对你,你才能离开得不留蛛丝马迹。
  
  她尽力用手捂住嘴,堵住从喉间不断冒出来的哽咽。赶到时,从病房的窗口正可以看见左坚,阖着双眼,仿佛已睡着。
  
  “这种病没有绝对,也许会治好的。”
  
  左坚闻到花香,栀子花,甜蜜悠远的香。他听见细小的声音,有柔软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睁开眼,央央正伏在他胸口。他缓缓抬手,抚过她长发:“我梦见你的那把花阳伞。”
  
  央央开始一刻不离地陪伴他,每天给他带一捧栀子花。他们在医院的草地上散步,左坚牵她的手。她学会煲汤给他,看他咂嘴咂舌喝光,旁若无人,幸福得让人嫉妒。
  
  新的报告出来,左坚的各项身体机能指标好转,央央欢喜得掉泪。
  
  这天清晨,在街边买了最新鲜的花骨朵儿,太阳刚刚升起,她步行去医院。病房里的左坚还在沉睡,他平静的面容仿佛带笑。她给花瓶换水,把花插进去,放在窗台上。太阳折射出玻璃的光,璀璨明亮。左坚的眉目也闪着光。
  
  央央又想到过去那一切,辗转流去的光阴。他在岁月的角落里一直陪着她,带着和她一样的伤痕。他们都是倔强坚硬的小孩,在坎坷的流年里,辗转相爱。
  
  她执起他的手,轻轻吻他的指尖:左坚,我爱你。
  
  风吹过,栀子花次第开放。
  
  左坚,你看见栀子花了吗?
  
  是的,央央,那些雪白浓香的花。
  
  我爱你。我爱了你许多许多年。我会一直爱你。

上一篇:教育需要一颗禅心

下一篇:燕子和鸡毛350字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