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下无学 >

远逝的旧时光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非我徒也网

  日头还没钻出云层,整个天地间透着蛋清色的光,玻璃窗就在这半明半昧的光线下被敲了几声,叭叭叭,像老母鸡啄食铜盆里的苞米粒,起来吧!起来捡粪!爸的声音,震得我耳朵疼。

  每个早晨,他先是起来扫了院子里的垃圾,经常打扫的院落也没多少垃圾,只是那些苹果树的落叶,绿的黄的,一枚枚死气沉沉的贴在地面,爸习惯了清扫,也习惯了在这个时候叫醒睡懒觉的我们。

  那个时候,生产队刚解体,土地承包到户了,我家和邻居城子哥家共同摊了一匹黑毛骡子,牙口不老,爸与城子哥商量,一家一个月喂养黑骡子。

  土地也都是些薄地,梯田棱角的旱地,不搁农家粪是结不了好庄稼的。爸自己个编了土篮子,上集口买来粪叉子,四个爪子的,钉上一根木棍,土篮子新编的他舍不得捡粪用,里面垫一层塑料薄膜,再三叮嘱我仔细用,一到大清早那个时辰他准敲窗,叭叭叭。烦,也不敢违抗。

  弟弟小我三岁,他可以睡会儿懒觉,我不能,我这般大的七八岁孩子没几个不捡粪的,我咕咕踊踊起来,也不洗脸。妈在灶前生火做饭,给我拿上一块苞米面饼子,饿了吃点,垫巴垫巴,一会捡满筐回来吃。

  暖天还可以,就是布鞋帮上被草窠的露水打湿,露唧唧的,还粘着泥巴,有些微凉,骨子里说不出的孤独。好在散养的猪羊狗它们在大街上随地拉屎,我起的早,捡的多,几乎每天早上都满篮而归。怎么预防癫痫病较好也有空篮子的时候,起的晚点,三大大家的秋生那小子就抢了我的地盘。秋生和我同岁,我是冬月末出生的,他早我三个月,妈说,你管秋生叫哥呗,他比你大。我偏不,我就喊他大名,刘秋生,秋生也不在乎,大大咧咧地,一有时间就找我们玩。可他家我三大娘鬼点子多,过日子处邻居就寻思她别吃亏,占小便宜。她这样,她也把自己那一套生活作风传输给秋生,别的不说,就说捡粪。

  三大大家和我家隔着一条鸡肠子似的小河套,河套虽小,但爸和三大大两个人抽空搭了一座小木桥,三大娘要是来我家,过了这逼窄的木桥,就会吆喝一嗓子:嗨!张某某家的,吃了饭去赶集买小鸡崽啊?张某某家的上山砍柴去。三大娘嘴里的张某某家的就是我妈,我妈有名字的,但是和我妈一样的女人在这样只有连绵起伏的大山里,她们成了自己男人身后的影子。三大娘喜欢推开她家后门,站在门口朝我家望,她就望到我捡来的一堆粪。她问在院子里晒咸萝卜的我妈,喂!张某某家的你家青儿在哪捡那一堆粪。我妈实诚没有心眼,就告诉她在哪捡的,她哦了声,真能干,谁家儿子有福以后娶你闺女做媳妇?可惜,秋生和青儿不行,距离太近,放个屁也能闻到味儿。妈不搭腔,妈明白她是不会同意秋生娶我,三大大是粮库职工,三大娘是大连下乡知青。我爸、我爸的爸爸好几辈清一色农民,三大大不会要我,我家穷,她觉得我家是个填不满的窟窿眼儿。

  三大娘知道我捡满粪筐的地方不是大街上,而是大家伙共用的场院里,那地儿有老秋落的种儿,豆子稻子松原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还有小豆荞麦粒儿,经过春风化雨就钻出犄角旮旯绿了高了大了,哑巴畜牲都跑来吃那苗苗,吃完了,驴屎马粪猪粪到处都是,不会儿就捡一筐。我第二天去场院时,已有人先我一步捡走了。我沮丧地空着篮子回去,给爸狠狠骂了一顿,说我是饭桶!你看秋生捡了满满一土篮子,今早别吃饭了。爸是气话,我苞米粥稀溜溜就着咸菜干啾啾,吃饱了还得去割草喂猪喂骡子。这再去大街捡粪,基本空着篮子回来。我知道是被秋生起早捡去了,把秋生从他家屋里叫出来,找他算账,干嘛抢我地盘?那是我找到的!

  秋生说,不是我愿意的,青儿,是妈逼的。秋生说,从明天起我把捡来的粪分你一半。

  不要!猫哭老鼠假慈悲。

  别,青儿。不就是泼屎吗?至于吗?我带你和洋洋玩弹弓吧。

  这个玩弹弓绝对诱惑我们姐弟,秋生让他爸做的弹弓很结实。秋生弹弓玩得棒极了,只要家雀落在一个地方,墙头或者树枝上、屋檐顶,秋生闭上一只眼,将两只眼睛的光聚集在一起瞄准射去,弹无虚发!他的子弹都是玩的小玻璃球,硬度也够。别说打鸟,射在人身上都疼!

  这还差不多,和秋生玩射弹弓,玩累了秋生就出鬼道儿,领着我们姐弟去偷队长家的黄瓜葡萄吃,三大娘不知为什么和队长结怨,她捣鼓秋生用弹弓去射王队长家下蛋的大母鹅,他一下子给射死了,脑壳崩裂,流了一地血。他怕被王队长逮着,麻溜提起在队长家大门外一堆稻草里生蛋的大鹅,快跑!我看到死去的大鹅屁股哧流掉出一宝宝癫贤早期症有哪些?枚大鹅蛋,秋生拿走死鹅,我捡起大鹅蛋拉着弟弟就跑。

  三个人一溜烟跑回三大娘家,三大娘一看秋生手里的死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急忙把大鹅藏到厦子里锁上门。叮嘱我们,不许乱说话,一会要是队长和他老婆来问看没看见大娥,你们就说没看到啊!我炒黄豆你们吃。七月末了,三大娘家还有去年的陈黄豆,眼气死人。为了这吃,也不能说。

  果然黄昏时,队长老婆鞠香找来了,气势汹汹的,我们几个正吃着热乎乎的炒黄豆,扔嘴里一嚼,嘎蹦一个,喷喷香。因为三大娘事先说好的不能说,我们都不说,鞠香骂骂咧咧的走了。

  可那鹅肉到底是摊了一大海碗,不过没几块肉,基本是土豆瓣儿和骨头,那也蛮幸福的。我们明白这是三大娘为堵住爸妈的嘴不要乱说,才舍得这碗鹅肉土豆瓣儿。

  日子越来越好了,可爸和城子哥因为骡子老了干不动活儿就把它卖给了队里的张屠夫。杀骡子的那黑山里下了一场毛毛雨,我与弟弟心疼黑骡子,这个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六年的伙伴,没有吃晚饭,尽管那顿有卖来的骡子肉包的饼子。

  秋生是我哥,我认他哥的时候是在读书后,我俩在一个班级。我们一块上下学,一起做作业。砍柴挑水割草玩游戏,谁欺负我,他会毫不犹豫上来护着我。让我感动的是他偷了家里好吃的给我们吃,大连的舅舅姨姨一来,糖果点心带来很多,秋生就用小口袋装点儿给我们。

  秋生和我小学毕业后的那个秋天,他不开心,找我们玩也垂头丧气小孩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的,问他很多次,他才说他要跟舅舅去大连学机床技术了。他不读书了,也读不进去。他说,还记得咱们挎着粪筐捡粪的事儿吗?

  怎么能忘了?

  嗯,我走了,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说吧。

  可以叫我一声哥吗?#p#分页标题#e#

  我发窘,其实很久以来,他大我三个月,就是大一天我也的叫他哥哥,只是自己始终犟驴不肯喊他哥哥。

  秋生,我,不叫可以吗?

  哦,我不勉强你。呐,这支弹弓陪伴我好几年了,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他手里那支弹弓的木棒棒已经磨得光滑无比,那用铁丝固定的弹力胶皮垫儿也失去了原先的色泽。

  因为三大娘推开后门喊他回家,他舅舅的轿车就候在外面等他,秋生告辞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终于叫了一声:秋生哥。

  后来,我读初中高中,他只在春节回家,住两天就走。

  我做了别人嫁娘时,他在城市已经谈了三个对象都没成功。

  二十年后,我回家,问妈,秋生结婚了吗?

  妈说,还没对象,楼房也有就是没成家。

  我的孩子都参加工作了,秋生却单身。

  这个时候,执笔此文夜深了,往事如烟,但回眸处,那个把一筐粪轻轻倒进我篮子里的男孩秋生,你在他乡还好吗?

  作者:红叶

上一篇:真正幸福的孩子,都来自这3种家庭!_句子

下一篇:储光羲《田家即事》赏析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